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主管

中国建设报社主办

大资源?#25945;? ■ 大数据高地

登录查找

抄书时光
2019-04-23 10:52:51来源:中国建设报    作者:李笙清

记得我上小学四年级时,校园里流行着一股抄书的风气。

抄书看起来费时枯燥,其实亦?#34892;?#22810;乐趣。那时候都是使用?#30452;?#21560;满墨水书写,一字一句,抄写得工工整整。同学间互相传抄的手抄本,?#23478;宰中?#24471;最好的手抄本为最抢手的范本,这让我练就了一笔好字。抄书也是一种阅读的过程,既了解了小说架构,?#36136;?#24713;了语法和标点符号的运用,提升了?#19994;?#20316;文水平,还让我从小说跌宕起伏的情节中理解了人性真善美的深刻内涵。

在那个年代,《第二次握手》主人公?#23637;?#20848;与丁洁琼有始无终的爱情,《一双绣花鞋》、《绿色尸体》中反特故事的惊险曲折等,都让我抄着抄着,思绪就开始跟着书中人物的命运共进退了,因此也?#30001;?#20102;对作品的理解。

为了达到手抄本的效果,我都是使用塑胶封皮的日记本,有时一部长篇小说需要多个日记本才能抄完。我就将这些?#36335;?#36830;载的日记本一本本编号。至于买日记本的钱,除了找做皮匠的爷爷要,其他则来自挖半夏、寻知了壳、捡破烂或暑假里到镇上的米厂做小工赚的钱。在?#19994;?#23569;年时代,这些手抄本可以称得上是我最珍贵的东西了。

父?#33258;?#32463;当过几年村里小学的民办教师,能写一手漂亮的字。“读书不如抄书,这是一种最好的阅读?#20445;?#36825;是父亲经常对我讲的话,也成了?#19994;?#24231;右铭。父亲也?#19981;?#25220;书,不过他抄的大多数都是《百家姓》、?#23545;?#24191;贤文》、?#24230;?#23383;经》、《千家诗?#36820;齲?#29992;的是毛笔,写的是小楷,整洁干净,一笔不?#19969;?/p>

小学语文课上,老师曾给我们讲过古人抄书、藏书的故事,说古人抄书有三益:易于记?#26657;?#26657;正讹误,练笔习字。在过去那种慢节奏的时光里,抄书既是一种乐趣,也是一种人生的经历,虽然没有清代学者朱彝尊“夺侬七品官,写我万卷书”的抄书志趣,但利用闲暇时光抄录美文佳句,练习书法、吸取书中营养,也不失为一?#20013;?#36523;养性、丰富自?#19994;?#22909;方式。

有时借了别?#35828;?#25163;抄本抄写,为了在说好的时间内还给别人,白天抄不完,只能挑灯夜战。为夜里抄书这事儿,?#19968;?#34987;奶奶数落过很多次。那时候经常停电,家里的照明基本上都靠在供销社买的煤?#20572;?#35265;我一抄就是大半夜,奶奶心疼她的煤油。为了抄书,有一次?#19968;共?#28857;儿将房?#30001;?#20102;。那天我在堂屋里抄书到深夜,?#34892;?#29359;困,不知不觉睡着了,结果胳膊不小心碰倒了煤油灯,一下子将桌上的手抄本点着了。幸亏爷爷起夜看到了,赶紧上前扑灭了火。这件事虽然有惊无险,但家里从此限制了我夜里抄书的时间。

上中学后,虽然不再传抄手抄本,但抄写充满励志色彩的名言警句和书籍中的优美章节,依然是我们那个时代的一种特殊爱好,只是不再是连载本的“连篇累牍?#20445;?#32780;是有选择性地摘选语句。日记本也摇身一变,换成了比日记本要大一些的软面抄。那时候,我抄过顾城、舒婷、北岛的朦胧诗,抄过席慕容和汪国真的爱情诗,也抄过鲁迅、巴金、丁玲、孙犁、刘绍棠等作?#19994;?#23567;说、散文中的段落佳句。有时候写作文,还常常引用其中抄写的章句,或模仿那些摘抄的描写景物的句子,着实为文?#30053;?#33394;不少。

?#28304;?#23398;会使用电脑后,习惯了用键盘敲字,用笔的时间越来越少,抄书时光离我已是渐行渐?#19969;?#22312;这个工作、生活节奏明显加快的时代,有时想起那随着流年逝去的抄书时光,那挑灯抄书的乐趣?#36335;?#21382;历在目。每当此时,心里会浮泛起一些怀旧的思绪,就像老家烟囱里岁时不绝的炊烟,令人凝眸怀想,遐思缕缕。


网友评论
? Top 大赢家足球即时比分163
香港六合彩送特码 江苏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牛彩网3d字谜删除 河南快三今日推荐 排列3预测网 山东群英会开奖查询走势图 qq三张牌网通怎么这么卡 有没有知道360老时时彩 极速11选5计划 六肖中特书 精准波叔一波中特图 我爱发明新式地笼捕鱼 多乐彩11选5任选3 辽宁35选7开奖公告 云南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百度彩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