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 決策參考  > 正文

難忘激情澎湃的四十年

時間: 2018-10-09     來源: 中國建設報

□ 武新才

1978年,改革開放的大幕在祖國大地上開啟。在改革開放的春風中,我和千千萬萬山村青年一樣走出大山,立志去闖一闖、干一番事業。3年后,19歲的我參軍入伍成為一名光榮的中國人民解放軍鐵道兵。

作為新兵的我,正趕上引灤入津工程。在一年多的時間里,我們部隊開挖了長達十多公里的地下隧道。白天,我們在隧道里施工;晚上,我們在連部集體學習。雖然地處偏遠、條件艱苦,但是通過電視我們感受到了改革開放給祖國帶來的變化。

1984年1月1日,我們集體脫下軍裝正式改工并入鐵道部。這年也是農村土地承包到戶的第一年、改革開放的第六個年頭。兵改工后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取消國家指令性工程任務,完全靠自己到市場上找活干。從兵到工,中間沒有任何的鋪墊和過渡。改革開放倒逼著我們跳出以往的思想觀念,接收新事物、新理念,大膽創新、探索新生活。記得當時一位老將軍說過,脫下軍裝就要自己找活。能干好工程就能生存并活下去,否則就只有死路一條。

不久,我所在的工程隊開始實行承包制,按勞取酬,多勞多得、不勞不得。沒有了“鐵飯碗”,開始競爭上崗,也有人“下崗”。工程隊里仍采用軍事化管理、紀律嚴明,大家經常開展思想大討論、大辯論,爭相比學趕超。

1988年,改革開放十周年,我告別了工程隊,調到機關負責宣傳工作,一干就是30年。30年里,我公開發表文章300多萬字,出版發行多本書籍。這些文字展現了單位30多年的發展歷史,也是一部微型的改革開放史,表達了我對改革開放40年最好的致敬。

隨著改革開放不斷深入,創新拼搏的思想更加活躍,魯布革工程管理模式等新事物不斷出現。在河北省張家口市懷來縣的一片荒灘上,我們在鐵道部系統開啟了為大秦鐵路現場制梁的先河,成為兵改工后單位淘回的第一桶分量最重的“金子”。隨后,我們南下參與京九鐵路建設,在江西省吉安市建梁場再創輝煌。1995年,我們成功走出國門在巴基斯坦承攬水利工程。之后,我們轉戰南北,在多條鐵路建設中破紀錄、立新功。在青藏鐵路海拔5072米的唐古拉山上,在京津城際快速鐵路、京石鐵路等多個項目中,我們灑下了辛勤的汗水,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奇跡。

2014年,隨著單位從小縣城搬遷到天津市,員工的收入提高了、住房有了保障,醫療等條件也得到了改善。

如今,在祖國大地,高鐵、高速公路、碼頭、機場、水利水電、地鐵、房建、棚戶區改造、市政等工程中,仍能看到我們奮斗的身影。

雖然已沒有太多人知道,在神州大地上曾經有一支英雄的部隊——中國人民解放軍鐵道兵,但是“逢山開路,遇水架橋,鐵道兵前無險阻;櫛風沐雨,餐風露宿,鐵道兵前無困難”的鐵道兵精神卻一直在傳承,并將繼續傳承和發揚下去。

?

?

炫圖

大赢家足球即时比分163